银子

kirin产出小分队:

【图多,请在wifi下打开图片】

CP20展后通贩链接  FATE/FGO系列汇总

各位Master,FATE/Journey塔罗牌预售开始啦~场贩没有购买的Master不要错过哦~

同人塔罗牌/图册:【预售】链接戳我

【纸胶带】

灵喵再临系列和纸胶带:链接戳我

特异点和纸胶带:链接戳我

【挂件/立牌】

英灵亚克力挂件:链接戳我

咕哒子魔术礼装摆件:链接戳我

需要更换CP20场贩塔罗牌的错误卡片/贴纸/卡袋的master,两种更换方式具体方法详见P4,需通贩补充包的master看这里:

【FGO同人塔罗牌补充包】链接戳我 


【转发抽奖】预售结束后从小红心/小蓝手中手动随机抽取一位Master赠送一套FGO塔罗牌,祝各位Master都能抽到中意的从者~

预售部分发货时间等详见淘宝页面,如有疑惑可咨询淘宝客服~

找不到地方只好在lof上槽一句,拿二设给人家买安利还说官方出来的图和动画“不符合设定”。啊大晚上一个人悄悄生气。

脑洞一则

也许应该等等再有脑洞好后合起来发,不然废话比正文还多还真是不好意思发啊……不过下个脑洞也许要猴年马月了。

●【周迦】
●这回大概不用打ooc了?因为这俩就没出现……
●梗来自月刊少女野崎君,可能还有白学?
●纯爱不是jj那个纯爱,是纯爱漫画,类似clannad这种。
●迦勒底学院,三年级转校生迦尔纳,二年级阿周那,二年级纯爱漫画家咕哒子,连载纯爱漫画《命运般的注定》,一年级漫画杂志社兼职玛修。
●短小,废话比正文都长。

——————

少女咕哒子是隐藏着身份的漫画家,在网络上连载,只有在漫画网站兼职的学妹玛修知道这个秘密。

作为漫画家,咕哒子经常在自己身边的朋友身上取材,并且意外的大受欢迎!

而漫画最最受欢迎的两个角色,便是:
♡轻微无口属性外表高冷但其实有些天然呆而且不懂拒绝的天降学姐;
♥人生赢家能力极强有着傲娇腹黑属性对天降系非常排斥的青梅兼同班同学。

两人之间展开的种种修罗场不仅让人大呼过瘾,更是让读者们纷纷加入了党争的队伍!

……
七楼:“哼,天降才是王道!赛高!”

……
十一楼::“屁,明明是娜娜子先!娜娜子正宫!”

……
十二楼:“先个鬼又没有告白!完全没看出在追求男主好伐?而且挑在男主刚刚有好感就下手,故意的吧?还有正宫个鬼又不是后宫漫画?跟风党争滚。”

……
十七楼:“我就知道是这个画风。”

……
二十五楼:“呵,你怎么知道人家没下手作者又没有画啊?天降那位也就是好像啥都不知道的样子,装的一脸不谙世事,呵呵。还有跟风滚。”

……
三十楼:“哈?抢?谁先抢的?谁针对谁?把第九话翻个几十遍再来说啊?背后狙击的是谁?”

……
三十楼:哈哈哈大家不要吵两个都是我老婆。

三十一楼:楼上我看过你老婆的本子。

……
九十二楼:“刚刚看了一集,作者为啥要设定ky为萌点,真是不知道哪里可爱。”

九十三楼:“第一次见黑皮的女主角啊。”

九十四楼:“楼上,一不是女主角,二不仅外黑里面更黑,还有那位不知道哪里可爱的,不看滚。”

……

……

然而,有一天,宅男们哭嚎着发现,说好的纯爱校园轻喜剧为什么变成了百合?

“靠作者你出来你看看这漫画到底还有没有纯爱漫画的样子?别学隔壁京o尼买百合!你有种真百合啊?”

咕哒子:救命仿佛被洗脑了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手!都是学长们的错!我下本要开耽美混蛋!不!百合!

——————

●这是一个想学习如何画修罗场然而被带歪的漫画家咕哒子的故事。

●虽然没啥干系也没啥交代的必要,不过《命运般的注定》不是胃药类型,只是修罗场很精彩。

●天降和青梅的性格描写都是咕哒子魔改后的。(完全不用担心ooc了啊)

●男主角是我没错(不要打我谢谢)

小剧场:

A:“之前非常出名的咕哒子老师其实开始知名度也不高,后来被编辑建议加一些修罗场元素可能会带动话题,不过最近老师好像被几个党争读者的极端留言刺激到了,一气之下说是要去画百合 ,啊玛修也在?快告诉我们是真的吗?”

玛修:“不,前辈她……”

B:“啊其实百合也没问题啊那样子罗曼酱就可以上位啦~”

A:“啊你居然喜欢废材系美少女这一口啊。不过就算百合罗曼酱人气也撑不住女主角啊?不对,怎么可能百合这是纯爱漫画啊!”

玛修:“……”

脑洞两则

几个段子or脑洞

●【周迦】

●一动笔就ooc

●第一篇,是假车,哥哥酒后(当做药后也没问题)啪后

●第二篇,假装是闪闪乱放药吧,傻白甜ooc【注意】

●超级短小而且文废文废文废【注意】

●……这个tag下的文质量都高到让我惭愧啊

其一:

极其微弱的一声抽气,可是阿周那却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突然放下了手头的绳索,然后拨开了迦尔纳额前被汗水浸湿的银发,那双平日清澈见底的双眸被水汽熏蒸,眼角泛起了淡红色,像极了熟宣上的胭脂被水笔晕开。

阿周那忍不住想去触摸那明明浅淡却又浓艳到绮丽的红,然而这念头却只停留了一下,激起了微不可见的小圈涟漪后便消失了。他看着这位血缘上的哥哥在自己身下,感受着身下颤抖着的温热,突然很想大笑出声。

——真好啊。

他俯下身,咬住了迦尔纳的左耳,不重不轻的撕咬吮吸。

——不会离开,不会愤怒怨怼亦不会依旧淡然无波。

他听着身下终于按捺不住情欲发出的喘息声,将绳子从迦尔纳身上扫开,又一次的进入了那里。

——就这样,跟随我,让我来掌控你的一切吧。

其二:

♡小迦尔纳

“迦尔纳。”阿周那刚进屋子便看到了自己那误饮返老还童药的兄长蜷着身体窝在沙发的一角。

那轻声的呼唤没有叫醒沉睡的少年,阿周那走到了沙发前,发型散乱的迦尔纳正在沉睡,脸颊印上了几道红印,本就显得瘦弱的身躯在缩水后显得更加小巧,好像轻轻一搂便能将他整个儿嵌在自己的怀里。

在年少的兄长面前,阿周那出乎意料的没有了平时遇见他后,那种纠结而扭曲的感受。他坐了下来,紧挨着少年的身体,右手伸向他微弯着的后背,然后覆盖了上去。

刚触碰,不,刚坐下的一瞬间,阿周那便知道迦尔纳已经醒来,但是迦尔纳的毫无反应却仿佛在诱导他一般。于是他毫无负担的,甚至带着窃喜的继续将手在迦尔纳脊背上抚摸了起来。

迦尔纳没有移动自己的身体,他微侧过头,只是看着低头的阿周那了两秒,便将头再次移动,放到了一旁阿周那的腿上。

然后继续陷入沉睡。



弟弟:⁄(⁄ ⁄•⁄ω⁄•⁄ ⁄)⁄


♥小阿周那

“我并非真正的小孩子”阿周那看着自己面前的牛奶,表情有些不虞的说道。

“牛奶很好喝。”迦尔纳脱掉围裙,坐在他的对面,拿起勺子后突然又问到,“你需要糖吗?”

“……不用。”阿周那站了起来,将牛奶倒进面前迦尔纳空着的玻璃杯中,然后端起了迦尔纳面前刚刚吃了几口的咖喱摆在了自己面前。

迦尔纳看着面前少年稍显费力的的动作,默默无言的将勺子也递给了他。

阿周那看着面前的勺子,突然停下来动作。

“是想要新的的勺子吗?”迦尔纳正打算收回勺子的时候,却被阿周那的手紧紧拽住。

“不用。”

阿周那快速的将夺过勺子的手撤回,然后挖了一勺咖喱塞进嘴里,优雅的动作完全掩饰住了他的慌乱。

于是咕哒子今天进来餐厅的时候,就看见小阿周那拿着和他手相比明显过大的勺子一口口将咖喱塞入嘴里,而就坐在他对面的迦尔纳则双手捧着玻璃杯扭头看了过来,嘴角还带着不易发现的奶渍。

“看吧我就说他俩单独待一起没问题的,玛修完全不用担心啦!”